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肉棒公主 第七章 性爱的力量
肉棒公主 第七章 性爱的力量
「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别这样……啊啊啊啊啊!!」无论苏菲亚如何   尖叫和挣扎,阿加莎依然抓紧着她,肉棒的抽插加倍地强烈,嘴唇发出可怕的笑声,邪恶的眼神依然没有半点改变;这时候,在魔法力量的迫使之下,被迫进入性兴奋状态的苏菲亚的乳汁和淫水都流出来了,疯狂的摆动也使得本来理性的她也丧失了镇定的神情,双眼都流泪了,发出楚楚可怜的叫声。   正当苏菲亚饱受阿加莎的魔法力量的压迫和残忍的凌辱的时候,她开始自责,认为是自己的错误决定,害苦了阿加莎和众人;早知如此,她就不应当冒险,为了启发阿加莎体内的所有魔法力量,结合上帝的帮助,使她的身上的力量高度集中,最后反而失控了,自己的思想反过来被这些力量所控制,如同野兽一样失去理性。   她又想起阿加莎还年幼时的日子;虽然苏菲亚对于阿加莎的教导有点严厉,可是向来自高自大的阿加莎却对她尊敬有加。而苏菲亚的嫩穴甚至还是阿加莎的肉棒在一生中第一次进行内射的地方。不过,现在这根小肉棒已经不再可爱,反而变成了一件毫无感情的强暴的怪物,也不再温柔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热烘烘的精液被灌入苏菲亚的体内,肉棒激烈的抽搐,加上无情的虐打使得她疯狂地呻吟、惨叫。   「啊啊啊啊……」娇吟的声音马上又转变了,这次受刑的换成是阿加莎的妹妹艾丽丝。至于刚才饱受凌辱的苏菲亚和克里斯廷,躺在地上,目睹阿加莎的双手,强行拉开艾丽丝的双腿,抓紧她那幼嫩的双乳,把龟头塞入艾丽丝的阴唇里,开始无情地抽插。   「啊啊啊啊……阿加莎啊,求你……啊啊啊啊啊!」艾丽丝双目楚楚可怜的凝视着阿加莎凶狠的双眼,温柔哀求着阿加莎,可是却惹来阿加莎无情的掌掴。   「啊啊啊……你们都是我的性奴!要对我……啊,绝对服从和尊重……」   「啊啊啊啊……我的姊姊啊,啊啊啊啊……无论你变成……啊啊啊啊,怎样,我还是……啊啊啊啊……这么爱你的,啊啊啊啊啊啊!」   的确,比阿加莎年幼两年的艾丽丝,从小以来常常跟阿加莎在一起,很喜欢阿加莎,总是要阿加莎教她写作和魔法的事情;至于性爱,当然更是她们之间经常进行的游戏。阿加莎也十分喜欢这可爱的小女孩,每逢有人欺负她,总是会为她出头,对她处处保护。   加上在阿加莎出生以前,亚历山德拉女王一直都没有生下子女,而在阿加莎出生之后的两年之内就马上诞下了这个女婴(在当时的母系社会里,人们总希望   生女孩),人们自然地会认为艾丽丝的出生都是因为阿加莎的降生,把祝福带给了尼白地王室的缘故,不知不觉地这种观念也加深了艾丽丝对于阿加莎的爱戴和尊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丽丝的疯狂地呻吟起来,身体上下摇晃,阿加莎的精液再次喷发,在那幼嫩的阴道里中出。艾丽丝的脸儿发红,眼神失焦,似乎亦已经失常了,连挣扎的意识也没有,只是无奈地接受阿加莎精神和肉体上双重的魔法力量所施加的凌辱。   「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啊啊……」肉棒的凌辱对像马上又换成了罗斯玛丽。阿加莎的双眼盯着这美艳的双性人的肉体,想了一会,然后就飞禽大咬的蹼上前,压在罗斯玛丽的身上;罗斯玛丽的双腿马上就被阿加莎强壮的双臂一下子就挣开了,肉棒马上插入那温暖的阴道里,龟头在子宫不断的磨擦,加上魔法力量所形成的强大而且无形的精神压力,使得罗斯玛丽完全陷入痛苦当中。   不过,阿加莎却依然还未满足。除了双手无情地挤压那坚挺的双乳以外,下体的肉棒亦是阿加莎凌辱的对象和玩具;除了正常的套弄和舔弄以外,她又拉扯罗斯玛丽的龟头和阴囊,甚至还拍打它,彷彿在测试这阳具的坚硬的程度。   「啊啊啊……阿加莎,求你……不要这样,啊啊啊啊……」无论罗斯玛丽如何尖叫,阿加莎依然只是奸笑,面不改色,可怕和兇猛的眼神依然没有转变。可是,在罗斯玛丽的记忆当中,阿加莎从来也不会如此的盯着她。   罗斯玛丽较阿加莎年幼两年多,自小跟随母亲苏菲亚,经常进出王宫,与阿加莎一同接受苏菲亚的教导;不过同样是双性人的她,小时候的罗斯玛丽就比阿加莎害羞得多,甚至还有点儿自卑。   于是她就跟艾丽丝一样,常常依附在阿加莎这位「强者」的身旁。阿加莎十分喜欢罗斯玛丽那种顺从的性格,待她也不薄;小时候,阿加莎和罗斯玛丽已经常常相约在花园里,或是阿加莎的房间里一同自慰,甚至是一同分享马丁和其它男妓、男僕们的肉棒(这两位双性小孩,在小时候深得王宫无数的肉棒的青睐)。   而自从罗斯玛丽的肉棒在十岁以后能够射精以来,每逢阿加莎看上了新的女僕或男僕,总是会跟罗斯玛丽约好,一同前来「制服」这些俊男美女;甚至每当阿加莎写成了新的色情小说以后,罗斯玛丽和艾丽丝往往都是第一个或是第二个读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而,如今阿加莎已经再不怜香惜玉了。肉棒激烈地抽搐起来,精液涌入罗斯玛丽的子宫;而且抽插的力度很大,几乎罗斯玛丽的全身都在摇晃,下体彷彿快要被插烂了。这是阿加莎第一次让罗斯玛丽感到惶恐的内射。   在不停的虐待,加上魔法的力量,罗斯玛丽的肉棒亦被迫进入性高潮;当阿加莎的肉棒的激射渐渐缓慢下来的时候,精液又从罗斯玛丽的龟头,被迫喷出来了。阿加莎变得如同野狼一样,马上蹲下身子,咬紧龟头,双手扭紧肉棒,吸吮喷出的精液。   「咕噜咕噜……」儘管罗斯玛丽已经筋疲力尽,肉棒的喷射依然强烈;直到最后阿加莎也差点儿被嘴里的精液塞着喉咙了,于是她只好把肉棒从樱桃小嘴里伸出,将嘴巴里过多的精液吐出来,至于肉棒如下来喷射出来的精液,都落在阿加莎的脸儿上;阿加莎脸上的精液、淫水和乳汁混合物,马上又被新的精液盖过了。   这时候,阿加莎眼只剩下最后的两件猎物──都是男性,分别是巴里和尼古拉斯。性急的阿加莎决定利用下体这条依然保持坚挺的肉棒,一次对付这两个软弱的男孩。   「啊啊……啊啊啊!」正当尼古拉斯尝试爬着离去的时候,阿加莎已经抓着他的头髮,拉扯着,不许他离去,然后不动声息的把龟头突然塞入尼古拉斯幼嫩的嘴里抽插起来,使得尼古拉斯顿时面红耳赤,眼泪马上从那美丽的双眼流出。   至于躺在尼古拉斯身旁的巴里,那诱人的白色的肉棒已经被阿加莎的手抓起来了;因为力度实在太大的关係,为巴里带来强烈的痛楚,使得他的双腿也动弹不得。然而,儘管如此,他依然伸出正在发抖的右手,拉着阿加莎的肉棒,好像在尝试拯救尼古拉斯,要把阿加莎的肉棒从他的口里拉出来。   「你想吃吗?那就成全你吧!」于是阿加莎就把整根肉棒马上从尼古拉斯的口里退出,双手挣开巴里那樱桃小嘴,把龟头塞进去,直到整根肉棒没入,就开始力度加倍强劲的口交。   「唔唔唔唔唔……呜呜呜……」虽然巴里的杏眼已经眼泛泪光,头也随着抽插的节拍而晃动,但是他依然忍着痛楚,眼泪始终未有流出,右手还轻轻的抚摸着尼古拉斯的脸儿,以嫩滑的手掌,温柔地安抚他惶恐的神情。   忽然,阿加莎又把肉棒从巴里的嘴巴里抽出来;这次她把目标转移至巴里的屁眼。阿加莎的首先伸出右手,抓起巴里的肉棒,然后用左手又抓起尼古拉斯的   肉棒;接着把这两根肉棒交缠在一起,龟头碰着龟头,玩弄了一阵子,又把下体那根庞然大物整根插入尼古拉斯的屁眼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昔日曾为王宫里的书僮,自幼肛门已经习惯了被王室贵族的肉棒插入的快感,可是面对这根拥有强大力量的巨物,尼古拉斯还是受不了,顿时高声发出尖叫,声音如同女孩子似的。不过,这时候,同样被抓紧的巴里已经无法再营救可怜的尼古拉斯了。   与其它王室贵族比较起来,尼古拉斯算是身份最卑微的一个;自幼无父无母的他,也许是因为肤色与马丁相同的关係了吧,两岁的时候被马丁从街上带回王宫,教养他,让他长大后作阿加莎的书僮;由于早期尼白地王国经济不景,街上四处都是孤儿,因此王室人员一直以来也有收养孤儿的习惯。   被带回王宫的幼女和幼男,除了能够跟那些公主王子们一同读书以外,还跟他们同台食饭,只要勤奋好学,就不愁吃喝,长大后甚至能够当上一官半职,或是成为知识分子,最少也可以成为王宫里的僕人或私妓,前途光明磊落;然而,代价就是每天用自己肉体「侍候」宫中的王室贵族、大臣、僕人和侍卫。   当然,仁慈的亚历山德拉和马丁也不会容许他人欺负和凌辱这些孩子,可是这些孩子往往会为了争宠而唯利是图;这也是为什么尼古拉斯在每一刻都计算着自己的利益。虽然阿加莎一直以来都十分喜欢这滑嫩的臀部,空闲的时候就会把尼古拉斯拉到房间里进行肛交,但是懂得观察别人的眉头眼额的阿加莎只是把他当成是男妓而已,从来也不会与他太多谈及私事,对他就是不太信任。不过,无论如何,这次还是阿加莎第一次对侍尼古拉斯如此粗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的肉棒马上又在尼古拉斯的肛门里喷射起来了;白浊的精液马上就填满了直肠。当阿加莎在疯狂地抽插的同时,双手依然玩弄着两个男孩的阳具,眼神兇猛,嘴唇发出如同野狼呼叫的声音。   「啊啊啊啊……」但是阿加莎对于单纯的肛交并不满足,还想进一步凌辱尼古拉斯;于是就把整根肉棒从肛门拉出来,龟头指着尼古拉斯那可怜的肉棒,如同铁棍般坚硬的阴茎马上狠狠地拍打这根浅色的肉棒,把精液喷射在尼古拉斯的肉棒上。面对如此疼痛的性侵,这时候尼古拉斯的脸儿上已经目无表情,只好不断地惨叫和娇吟。   「尼古拉斯……」好不容易阿加莎的射精终于暂时结束了,这时候尼古拉斯的下体已经布满精液,有的还溅到乳头和胸前,少数更落在巴里的大腿上。虽然尼古拉斯已经疲惫不堪,可是肉棒在经历一轮无情的拍打之后,反而变得更坚硬,似乎那股从阿加莎身上走出来的强大力量,不容许他逃避性兴奋的感觉,儘管他已经累透了。   「给我快点射精!」在阿加莎兇恶的命令之下,尼古拉斯的阴茎马上就不自控的射精起来;阿加莎就蹲下来,急忙张开嘴巴,把整个龟头都包裹起来,狼吞虎嚥地吸吮精液。   「啊啊啊……」终于,尼古拉斯体力透支,头靠在巴里的肩膀上,眼睛闭上,昏过去了。阿加莎当然不加理会,依然全神贯注的在享受美味的精液淫宴;巴里则马上张开软弱的双臂,扶起他那沉重的身躯。   精液喝光以后,阿加莎才放开了尼古拉斯的肉棒;那根沾满精液的肉棒已经发软了,然而阿加莎的肉棒依然坚挺,完全没有软下来的趋势。巴里温柔地伸出右手,轻轻抚摸尼古拉斯那软弱无力的、黏稠的、白浊的龟头、肉棒和阴囊,心里无奈地问:到底我还能做什么呢?难道阿加莎的下半生就是变成一个四出强暴可怜的男女的肉棒怪物了吗?   「把你的龟头插入阿加莎的蜜穴,你们和阿加莎就可以得救了。」忽然,一把声音从巴里的耳边响起;巴里听见以后,也不管这是谁说的话了,马上就要尝试一下。说起来也奇怪,他那软弱的身体忽然又回复了一点力气,使他能够慢慢地站起来。站稳以后,他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双手放在阿加莎的肩膀上。   「你这性奴在干什么?我何时批评你站起来了?」阿加莎兇恶地说,并且把巴里再次推倒在地上,然后张开双腿,夹着巴里的下体,使巴里动弹不得。   「可恶的家伙,我现在就要好好惩罚一下你……」于是阿加莎的左手就粗暴地拉扯巴里白色的白肉棒,把龟头瞄準自己的阴唇,一下子把整根肉棒拉入阴道里;她却没有想到,这正好是巴里刚才要做的事。   当龟头触碰子宫颈的时候,奇怪的事情马上就发生了;阿加莎的神情忽然改变,本来兇恶的眼神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疲倦的眼睛。美丽的脸儿也不再发红了,回复白色。然而,更奇怪的是,这下子轮到巴里的下体不受控制了;巴里的阴茎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之下,开始对阿加莎的阴唇疯狂地抽插。   「巴里……啊啊啊啊,你在干……什么……啊啊啊……」阿加莎一边呻吟,一边说,似乎已经回复了神智,可是身体依然不太受控制;双手依然抓紧着巴里的肩膀,双腿还是夹紧巴里的下体,肉棒、乳房和头髮亦随着身体的晃动而激烈地摇摆。   「我……啊啊,也不知道……啊啊啊……」巴里说,双手也抓紧阿加莎,肉棒的抽插变得愈来愈激烈。   「啊啊啊啊……很舒服……」然而,阿加莎和巴里马上就陶醉在这种不受控制的交合当中了。   「啊啊……是啊……啊,要射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巴里的肉棒迅速地在阿加莎那暖烘烘的阴穴里射精起来;滚烫的精液马上从红色的龟头涌出,注入湿漉漉的子宫里。阿加莎疯狂地呻吟起来,乳房和肉棒继续激烈地摇晃,白嫩的脸儿上再次泛起一片红色;至于巴里亦发出轻声的呻吟,下体不由自主的随着阴茎抽搐的动作前后蠕动,脸儿发红。   然而,不同的是,除了阿加莎从插穴的人换成被插穴的人以外,阿加莎的眼神也不再兇猛,巴里的眼神也不再惊惶,二人已经完全陶醉在荒淫的性慾当中,嘴角还露出淫秽的笑容。   当然,身为阿加莎的男友的巴里,已经不是第一次把肉棒插入阿加莎的淫穴里了;自从他能够射精以来,在阿加莎的诱惑之下,肉棒已经多次进出阿加莎的阴道和肛门,可是这次还是他第一次不自控的在阿加莎的体内进行激烈的射精。   随着巴里的射精缓缓地减慢下来,巴里的身体再次回复软弱无力,双手从阿加莎的纤腰滑落下来,肉棒变得软弱,双腿乏力,躺在地上喘息。相反地,阿加莎却依然精神亦亦。   「巴里,你怎么了?很累了吗?」阿加莎弯下身子,红润的嘴唇紧贴着巴里的耳朵,温柔地说。   「是啊……」   「那么就让我服侍一下你吧。」阿加莎笑着说,左手温柔地把软绵绵的肉棒从自己的嫩穴里拉出来,然后抬起巴里滑嫩的双腿,右手温柔地抚摸巴里的阴囊和龟头。   「阿加莎,你想……」   「是的。準备好了吗?」   「準备好了……」   阿加莎挣开巴里那宽敞的屁眼,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屁股,深呼吸了一口气,就把依然坚硬的肉棒插进去。   「啊啊啊啊啊!」虽然是男人,可是人类的肛门被插的结果,不管是男是女,最终还是高声地呻吟、尖叫──淫叫不只是女人的专利而已。   那坚硬的肉棒在巴里的屁眼里高速地磨擦,使得屁眼和肉棒都发红了;巴里的双腿随着肉棒插入的节拍前后摇动,那软下来的肉棒,甚至是全身都是这样晃动。至于阿加莎,在激烈地插入巴里的屁眼同时,那巨大的双乳当然也跟着摇晃。   「我要……啊啊啊,射了……」阿加莎弯下身子,红润的嘴唇在巴里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温柔地说。   「啊啊啊啊……那就……射吧……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当精液在深不见底的肛门里喷射的时候,巴里那如同女孩子般的尖叫和呻吟的声浪增至最大,音调达至最高,嘴巴张开,眼神兴奋、忘形,完全达到了高潮。   至于阿加莎,神情亦进入了完全忘我的状态,疯狂地笑起来。至于火红的龟头,则把白色的浓精灌入巴里的肛门,使得本来髒乱的肛门都被洁白的精液洗乾净了;不久以后,阿加莎又把肉棒从肛门里抽出,索性把龟头瞄準巴里的下体,使得巴里的阴囊、阴茎和龟头都被阿加莎的精液射得白色一片。   不过,这下子的射精比先前温柔的多,没有让肉棒起劲地打在巴里的肉棒上,加上没有了魔法力量的强大精神压迫,巴里自然就没有感到痛楚,反而十分享受被干炮的过程。最后,阿加莎把余下的精液射在巴里的胸前,落在乳头上;直到连最后的一滴精液都落在巴里的淫舌上,阿加莎的肉棒在经历连续六次马不停蹄的激射以后,终于平静下来,开始缓缓地软下来。   「太棒了……」阿加莎说,忽然感到全身乏力,于是就倒下来,压在巴里身上,嘴唇贴着巴里的嘴唇,疲劳过度的昏过去了。与此同时,尼古拉斯睁开眼睛,终于醒过来了;苏菲亚、罗斯玛丽、克里斯廷和艾丽丝亦渐渐回复力气,逐一慢慢地站起来,走到来阿加莎的前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罗斯玛丽按着额头,似乎额头还有点儿疼痛。   「就是啊,刚才阿加莎明明还……」克里斯廷又问。   「也许是因为……巴里的肉棒的关係了吧。」苏菲亚说,手扶着圣坛,似乎还是站立不稳。「据说要拯救那些被自己身上强大的力量所操控的人……唯有被一个跟她相爱,并且拥有纯洁的胴体的人干炮,才能……把力量压抑下来。不过,   这也只是民间的传说而已,没想到这是真的……」   「纯洁的胴体?」艾丽丝疑惑地问。   「是的,也许巴里的胴体是我们众人当中纯洁的……」苏菲亚说。   「纯洁?」巴里问。「为什么我是纯洁的那一个?」   「这……我也说不清。」苏菲亚说。   「无论如何,现在并不是我们讨论这个问题的时间。从现在的迹象看起来,虽然阿加莎暂时因为体力透支而昏倒,可是上帝的灵应当还未离开的身体。因此,我们必须先把她送回王宫单独休息,直到上帝离开她的身体为止……」   巴里轻轻地挪开加莎沉重的身躯,凝视着那沾满了精液、乳汁和淫水的脸儿,彷彿在想着些什么。   「还有,你们要紧记,千万不要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免得被撒斯王国的人知道了祭典举行的事情……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机密,相信你们也很清楚了吧。」   「知道了。」然而,听见苏菲亚如此的吩咐,尼古拉斯的眼神却有点儿奇怪,心里不知道又在盘算些什么了。